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必赢亚洲56net > 科技 > 正文

我的老校长

时间:2019-08-20 19:43来源:科技
我以前从来都不觉得香港的大学有多好。直到近几年在大陆跑多了,见过不少名牌学府的另一面,听过不少著名大师的笑话,了解到整个高等教育界的运作方式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香

  我以前从来都不觉得香港的大学有多好。直到近几年在大陆跑多了,见过不少名牌学府的另一面,听过不少著名“大师”的笑话,了解到整个高等教育界的运作方式之后,我才知道,原来香港的大学也不算太差。

  你看,英国《泰晤士报》公布全球大学排行榜,香港有三家进了前50呢。而我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学的前校长高锟,拿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但坦白讲,当年我念书的时候可不以为他有这么厉害,相反地,我们一帮学生认为他只不过是个糟老头罢了。我的一个同学是那时学生报的编辑,赶在高锟退休之前,发了一篇文章总结他的政绩,标题里有一句“八年校长一事无成”。

  毕业之后,我从当年学生会和学生报的老同学那里得知,原来高锟每年都会亲笔写信给他们,感谢他们的工作。不止如此,他怕这些热心搞事的学生,忙得没机会去打暑期工,所以每年都会自掏腰包,捐给这两个组织各两万港币补助金。我那位臭骂他“一事无成”的同门,正是当年的获益者之一。今天他已经回到母校任教了,在电话里他笑呵呵地告诉我:“我们就年年拿钱年年骂,他就年年挨骂年年给。”

  八年里头,我只当面对他说过一句话。那一天我们几个同学从图书馆出来,见他走在前面,马上揉搓成了一团纸朝他丢过去。他一回头,我就指着另一个同学笑着大喊:“校长,你看他居然乱丢垃圾!”总是笑得有点傻的校长一如以往,慢吞吞地说:“这就不太好了。”我们立即笑作一团,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去年开始,高锟得了老年痴呆症,记性有点衰退。这也不是不好,因为我希望他忘记当年我们的恶作剧。但我又是多么地盼望他,能够记住他得到的是诺贝尔奖,记住他提出光纤构想时的喜悦,记住他和夫人一起拖着手在校园散步的岁月,记住我们毕业之后,偶尔在街上碰见他,笑着对他鞠躬请安时的衷诚敬意。

编辑:科技 本文来源:我的老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