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必赢亚洲56net > 房产 > 正文

当247天宁波首强破产

时间:2019-08-20 19:43来源:房产
2018年熊续强还曾以295亿的身价位列胡润百富榜第95名,问鼎宁波首富,哪知道短短两个月后,熊续强的银亿股份就宣布3亿公司债无法如期兑付,半年后银亿集团竟申请破产重整。从宁波

  2018年熊续强还曾以295亿的身价位列胡润百富榜第95名,问鼎宁波首富,哪知道短短两个月后,熊续强的银亿股份就宣布3亿公司债无法如期兑付,半年后银亿集团竟申请破产重整。从宁波首富到破产重整,前后间隔仅仅247天。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6月21日,ST银亿公告称,“16银亿04”未能如期兑付,此时,其未能兑付的债务已经累计超过30亿,多米诺骨牌每天都在加压。一年内,银亿从天堂跌落到地狱,ST银亿的股价暴跌超过85%,400亿市值灰飞烟灭。

  6月20日,第一财经记者直击银亿集团总部。这个银亿外滩中心,见证了熊富强近25年的人生起伏。2017年,银亿集团的营收就高达783亿,距离千亿地产俱乐部仅一步之遥,此外,银亿还头顶宁波曾经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宁波百强企业第3名、民企500强第61位等光环,即便如此,集团总部所处大楼的低调和仅100出头的员工人数,还是有些让人诧异。

  大楼大堂极其平常,甚至可以说是简陋,门口的楼层索引显示,这个掌控着百亿产值的集团公司只占据着大楼的4层,ST银亿则在同一大楼内的6楼。

  记者发现,银亿集团总部戒备森严,每一层都有专人把关,闲人不得入内。虽然身处风暴中心,但总部却非常平静,经常有工作人员进出,也有外国的合作方频繁进出洽谈实务。

  最终,银亿相关负责人接待了第一财经记者,他带记者参观了其中的两个楼层,楼层内装修简朴,只有墙壁上零星挂着一些银亿历史的简报,工作人员仍正常办公。

  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经营正常,旗下20家公司没有一家关停并转,工资一分钱没有欠过,福利和社保等都在正常缴纳。该人士解释道,总部人员的确有所缩减,但这只是正常的人员优化,公司目前正筹划成立汽车事业部,还要招聘博士后和应届毕业生等合计30个人。此外,关于重整方案,公司预计会很快出公告,并争取能全额偿还债务。

  银亿大楼外部简朴,办公面积不大,内部装修简洁,这一风格似乎和银亿老板本人的质朴相得映彰。

  63岁的银亿集团实控人熊续强,常年穿着一件白衬衫、一双布鞋,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穿梭在人前,语言质朴。

  网络上能搜到的唯一一个采访视频中,熊续强说,“自己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公司经历过亏损边缘,但只要长期坚持下去,真正静下心来搞技术改造,技术研发,还是能够走出困境的。”

  熊续强曾先后任职宁波市办公室干部、宁波乡镇企业局副局长等,1991年他接手濒临倒闭的宁波罐头食品厂,用了一年时间,把这家年亏两三千万、资不抵债的老国企打造成“创造500万元利润、出口创汇千万美金”的奇迹。

  1994年,不顾家人反对,熊续强离职创业投身于房地产行业。凭借着改造烂尾楼起家,银亿抓住了房地产这个东风,成为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商。2010年,银亿集团跻身中国500强企业,此后连续8年入榜。

  然而,他的梦想显然不止于地产大佬。2012年,银亿集团借壳“ST兰光”成功上市,股票简称为“银亿股份”。2014年后,熊续强继续斥资入住康强电子和ST河化。

  2016年,熊续强计划再次转型,银亿开始实施“房地产+高端制造”双轮驱动模式。这一年,他相继耗费130亿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这几乎是一个堵上全部身家的决定。这背后正是源于熊续强对于自己的自信:“我眼光还是比较好的,节奏还是踏的比较准的”。

  然而,这130亿的收购资金却成为银亿命运转折的关键点。为了支付收购款,熊续强反复质押股权,四处借债,卖地续命,甚至不惜直接从上市公司挪用资金,让ST不惜血本大比例分红

  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下滑4.2%和2.8%,是28年首次下滑。这一年,银亿汽车零部件板块营业收入同比大降36%,房地产同比大降21%两大主业全线溃败。

  由此,多米诺骨牌一触即发,股价大跌、质押股权要追加保证金、业绩爆雷、债务违约结果,曾经的宁波首富无奈走上申请破产重整之路。

  2018年底熊续强曾公开表示,公司目标是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元,利税超百亿。熊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2019年5月21日,在股东大会上,他回复投资者们称“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中,有人问及ST银亿如何偿还债务,公司回复称正通过增加销售回笼、引入战略投资者、出售部分资产回笼资金等来缓解资金问题。ST银亿证券办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集团破产重整反而有利于上市公司,因为这意味着偿债有望,目前集团仍占用上市公司19亿。ST河化则表示,上市公司还欠银亿集团一笔5.8亿的债,但肯定还不上了,控股股东目前也未让其偿还。

  现在,ST银亿能否解决债务危机,关键在于控股股东能否解决流动性危机,不过,谁知道银亿集团在外面到底还埋了多少雷呢?只有潮水彻底退却之后,才知道裸泳的真正难堪。

  浙江大学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王传宝告诉记者,银亿房地产实际上在当地还是有一定口碑的,但是转型的力度太大了,转型不等于要转行,实际上,一些中型的房地产企业,因为他们在地区性有一定的市场,即便不转型也不一定会消亡,最主要还是多大的力量做多大的事。

  这种观点也得到了多年从事破产重整案件的律师刘航海的认同,他指出很多企业要寻求转型都必须做好最差的打算,要能扛过一个经济周期,要提前预见各种黑天鹅事件,才不至于让企业突然断流。如今,万一银亿经营继续出现恶化,那么法院或债务人都有可能会终止重整,直接进入破产清算,这都将会一个致命的打击。

  也许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言,如果你无法左右局面,那么错失一次机会也不是什么坏事。

编辑:房产 本文来源:当247天宁波首强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