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 必赢亚洲56net > 房产 > 正文

银亿熊续强:宁知世上有风

时间:2019-08-09 23:59来源:房产
宁波的别名是甬,余姚江和奉化江两条水在三江口汇成甬江,经镇海口流入东海。 俗称水能生财。银亿集团总部所在地,便是三江口处的外滩大厦,其前身是金丰广场,2000前后被银亿

  宁波的别名是“甬”,余姚江和奉化江两条水在三江口汇成甬江,经镇海口流入东海。

  俗称水能生财。银亿集团总部所在地,便是三江口处的外滩大厦,其前身是金丰广场,2000前后被银亿盘活改造。

  一份针对宁波写字楼的分析报告称,银亿外滩大厦是宁波第二个阶段的写字楼产品,第二阶段写字楼综合品质没有显著提升,而市场早已向第三、第四阶段飞升。

  这么多年来,银亿始终没搬家。宁波首富熊续强在外滩大厦迎来过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也有如今跌落云端的幽暗岁月。

  银亿集团的控制人是熊续强,他朴实不过,常常穿着一件白衬衫,一双布鞋,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为生意奔走、现于人前,然谈起跨国并购也头头是道。

  熊续强说,实现一宗成功的跨国并购,最主要的因素是商业判断的深度和高度。深度体现在对所并购公司的行业属性等方面深入的研究和掌握,高度体现在对企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判断和定位。

  所以,2016年,银亿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达123.25亿元,领跑浙江百强民企。

  时间是检验线年过去,至少目前而言,无论深度还是高度,熊续强的商业判断都是失当的。

  因为资金出现问题,银亿集团出现债务违约,已于14日向宁波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企业经营不善往往是多方面的综合结果,但对银亿而言,时间集中、金额巨大的收购,是导致企业走上破产重整之路的直接导火索。

  银亿集团的命运与时代、地方经济、实际控制人的情结紧密相连。早就顿悟的万科一哥郁亮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一个个倒下的中小房企,给去杠杆时代平添不少魔幻感。

  破产重整,是银亿集团必须抓住的新生机会,而等待宁波中院的受理裁定书,就像等待命运的审判。

  1994年12月,银亿房产成立,那时中国的房改还未真正开启,所谓的黄金时代也未来临。本土房企银亿房产小步慢行十数年,到2008-2010年,三年累计的销售收入也只得108.45亿元。

  银亿房产的转折点在2009年11月15日,S*ST兰光与银亿控股签署了《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直到2011年5月,S*ST兰光原控股股东兰光经发、兰光集团的股份转让过户完成,兰光控股股东正式变更为银亿。

  除了时间外,银亿在资金上也所耗不菲。S*ST兰光原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为4.62亿元,收购原控股股东8110万股的2.0437亿元,再加上2.67亿元的债务协助(银亿实际出资未披露),银亿收购兰光的壳耗资至少为6.66亿元。

  这是一场豪赌,倘若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导致收购无法得到监管层审批,S*ST兰光无法恢复上市,银亿将直面险地。

  熊续强硬是扛住了所有风险,不可谓不胆大。世事轮回,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这招数,后来银亿又被迫沿袭,此乃后线日,S*ST兰光在深交所恢复上市,主营业务已经由“通信及相关设备制造业”变更为“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成为银亿房产进入资本市场的平台。

  熊续强的运气不太好,他接手ST兰光(银亿股份)的第一年,国家便实施了极为严厉的调控政策。2011年,全国40多个城市限购,600多个城市控制房价,央行3次加息。

  这年,宁波也在进行楼市调控,此后近五年时间里,市场持续低迷状态。所以,银亿借壳上市的后几年,毫无花哨和想象力可言。

  2011-2013年,单一经营房地产业的银亿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48.08亿元、35.49亿元、46.0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29亿元、7.17亿元、6.36亿元,数年经营,无论是规模还是赢利都无明显进步,每年开发、销售的项目最高峰也只是20个。

  银亿股份采取的是“立足宁波、布局全国、进军海外”的战略布局。2014年,银亿股份开始出海,9月以1.05亿元价格获取韩国济州岛一项目50%股权;但布局全国的战略,并未得到良好的落实。

  彼时的银亿始终是宁波的银亿,温柔乡也是英雄冢。银亿股份经营并无起色。而全国范围内,“白银时代说”也愈加风靡,开发商转型大潮逐渐兴起。

  在2014年,银亿集团就提出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开展跨国并购,积极推动集团向高端制造业、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转型。上市公司层面,也在探索多元化发展,包括2014年成立宁波莲彩科技,打造全方位彩票销售体系;2015年对川山甲供应链进行增资,以获取川山甲14.71%股权。

  零散的小型收购,并没有让银亿走进高光之下;不温不火的房地产开发,难以成就熊续强内心澎湃的商业帝国梦。

  走出宁波,走向世界,银亿期待一场更大的战役。2016年,银亿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达123.25亿元,领跑浙江百强民企。

  凭借着百亿并购,银亿的转型不再云淡风轻,但原本资金有限的熊续强在玩转这样的国际并购时,仍旧欠缺了一个足以撬动百亿资产的支点。

  发展过程中,受限于规模和融资渠道,银亿股份频繁为子公司借款融资担保,为了获得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又只能用股票质押担保。

  一个显然的迹象是,2014年开始,大股东频繁质押公司股票,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今。截至2018年底,银亿系及其一致行动人关系,共持有73.03%银亿股份股权,其中95.03%已质押。

  2015年开始,银亿股份对外融资也在加速,获得了总额不超过18亿元资金公司债的发行额度,在2015年末发行了第一期公司债。2016年,银亿股份发行了多笔公司债、设立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私募债券进行融资。

  及至2017、2018年,银亿股份向金融机构申请的授信额度翻倍升高,为了增加流动性,甚至把子公司的债券、股权转让。

  饶是如此,把资金链条拉到最尽,银亿股份的开发和销售规模依然未有明显增加。这些年来,开发商极青睐的高周转和规模游戏,在宁波本土房企大佬银亿体系中,没找到存在基点,早已确立转型目标的银亿,眼光在其通过大手笔并购而构建的高端制造领域。

  只不过,2016年一年三宗的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对银亿集团来说,实在吃力。因旗下主要平台银亿股份在此前一年的收入不过84.59亿元,2016年收入更仅有80.57亿元。且银亿股份的货币资金和短债之间,长期存在缺口。

  寄托于资本市场以及股权质押,银亿全副身家压到高端制造上,并对这项业务寄予厚望。关于这一愿景,2017年6月,银亿股份运作第一次重大资产重组并将邦奇集团植入上市体系后,其总裁王德银曾表示,“此次收购(邦奇集团)完全符合十三五规划、中国制造2025、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等规划要求,符合行业未来发展方向,同时这也是公司从房地产单一业务转型至“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关键一步。”

  而银亿集团总裁助理兼投资部总计你张保柱也在当时透露了集团并购三大汽车零配件制造商的目标:在未来3年内使并购企业年销售能力达到300到400亿人民币,盈利能力达到20到30亿人民币,尽快实现集团战略规划中营收达到千亿级目标。其中汽车零部件产业是集团投资并购的重点领域之一。

  银亿集团以及银亿股份终于步入高光时刻。2016年,宁波成全国首个“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同年总部位于宁波的银亿集团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达123.25亿元,领跑浙江百强民企。2017年,银亿集团被浙江省工商局作为典型来对外宣传介绍。

  2016年,银亿集团销售收入达到652亿元,总资产近800亿元;2017年,已经以汽车核心零部件制造为主业的银亿集团,销售收入783亿元,排中国民企500强第61位。

  资本市场上,银亿股份也因为高调转型以及资产注入而焕发生机。即便2015年股灾和2016年初的熔断,也未阻止股价上涨步伐,市值一度高达400亿。

  受累于汽车市场下滑,银亿的企业零部件制造生意并未带来预期的高收益。数据显示,2018年银亿股份实现营收89.70亿元,同比下降29.39%;实现归母净利润-5.73亿元,同比暴跌135.81%。报告期内,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增加2408.4%。值得注意的是,银亿股份无级变速器业务2018年营收为32.27亿元,同比增长60.99%,贡献了该年35.98%的利润。

  收入未及预期,以及因为转型并购而背负的债务,将银亿集团拖入破产重组的泥潭。2018年底,银亿股份因一笔3亿元的债务违约让外界哗然,银亿股份也带上ST的帽子,随之倒下的,是一张又一张骨牌。

  2019年6月17日,ST银亿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母公司银亿集团、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亿控股”)已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截至6月20日,ST银亿到期未能清偿的债务,合计高达27.15亿元。

  从千亿目标,至破产重组,短短一年多时间,银亿大厦倾倒速度令外界震惊。关于大股东以及上市公司的行为规范问题的拷问,逐渐浮上尘嚣。

  上市以来,银亿股份业绩较为稳定,没有大涨也没有大亏,由此维持了稳定的分红水平。2014年度,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1.2元现金,2015度年未派发现金红利未送红股,2016年度每10股派送0.21元现金,2017年度却大度提高分红水平至每10股派7.00元现金。

  事后,银亿负责重整事项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高分红)是响应相关部委鼓励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的号召。这个辩解借口显得无力。真实的原因是,大股东用分红收入偿还集团及个人借款。

  回顾银亿集团三宗跨国收购以及两宗成功注入上市公司的路径,其运作手法均是控股股东先行收购,再通过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发行股份支付的方式购买并定增募资。整个过程,银亿集团、控股资金源源不断流入上市公司,换取银亿股份的股票,而这些股票现价已一路下跌至1.72元/股。

  “转型不易,但银亿在汽车零部件及新材料领域的布局是经过深思熟路的。”面对此前三宗收购是否过于激进的质疑,银亿集团相关负责人21日向第一财经表示:我们也要承认,受制于整体汽车市场行情不景气这一因素,上述三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在2018年的盈利状况未达到原有的预期,但市场行情的波动难以预料,不能以目前市场行情遇冷、公司盈利能力下降否定原有的收购。

  该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处于正常运营状态,各版块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有条不紊,未出现外界谣传的大规模裁员或运营陷入停滞等状况。

  6月21日,第一财经来到外滩大厦的银亿集团办公室,碰巧遇到美国ARC、比利时PUNCH公司的对接人,他们一起研究生产规划。距离外滩大厦约一小时车程的、扬子江北路8号银亿物流园内,ARC宁波厂的机器也并无停工打算。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资金状况问题对公司业务的拓展、产能的利用、项目的开发产生了负面影响。

  “在收购决策阶段,是基于当时的资金状况以及公司的整体状况,但始料未及的是,受整体股市行情波动影响,在收购后,银亿股份的市值从400亿下滑至80亿,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同一时期政府加强金融去杠杆的力度并推出资管新规,在上述三要素的共同作用下,公司的整体资金状况不断恶化,以至于如今的局面。”

  陷入绝境的熊续强和公司管理层终于陷入反思:“必须承认,主观方面管理层未能准确判断市场走势、未能很好地适应国家相关政策调整经营策略,也是导致目前困境的重要原因。”

  接下来,银亿的命运,似乎并没有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上。“集团债务状况后续将以中介机构审计及债权申报结果为准,清偿方式也将以最终通过的重整方案为准,公司将最大程度地保证债权获得清偿、债权人的利益不受损害。”据透露,目前公司破产重组按照原定计划推进中,已经提交重整申请,同时,公司与外部投资者的对接工作正在进行中。

  2011年5月S*ST兰光发布的《收购报告书》把熊续强的家底层层扒开。1956年出生的熊续强早在银亿股份上市前已是中国香港居民。这些年来,内地老板最流行之事,莫过于公司出事后快速躲往香港的“望北楼”。

  熊续强显得“另类”,银亿出事后,员工还是能在食堂碰到他,他还是穿着一双布鞋。

  只是要银亿承认,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宗收购失当是困难的,目前市场上流传的“这3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核心技术含量不大”的观点,都让银亿感觉“是对上述公司的污蔑。”

  银亿集团相关负责人在面对记者的疑惑时,依然对公司转型的方向充满信心。“目前银亿的高端制造产业链已经初见雏形,后续还将不断加强,相信伴随着整体市场行情的回暖以及上述公司经营能力的不断增强,银亿在高端制造领域的影响力将持续提升。”

  熊续强是朴实的,也是执着的,他的执着来自于成长过程中的实业情结,他当过农药厂和食品厂的副厂长,还专门在杭州化工学校学习过;执着也来自甬商的实用精神,一家经营数业的案例在甬商中并不罕见,银亿经营版图涉及矿业、电力、煤业、餐饮经营、数字产业、外贸等。

  银亿切入汽车这一高端制造业,也有地方发展制造业的激励因素。银亿的命运与城市的经济命脉、局势紧密相连。

  2017年8月,宁波市确定“千亿级”工业龙头企业培育名单,共包括吉利等7家企业,但银亿并不在其中。

  千亿目标是银亿的精神灯塔,熊续强对集团提出的要求是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元,他认为汽车能帮他达成。

  或许有一天,银亿的高端制造业能够绝地反击,带领公司站上千亿之巅,只是在债务未能出清、破产重组尚无门路的境地之下,再言千亿略显奢侈。

  熊续强的运气真不太好,借壳上市后遭遇房地产市场多年低迷,而转型奔向汽车零配件制造准备开足马力大干一场之际,又碰上汽车行业28年来的首次下滑。

  命运如此弄人。如果,2016年的熊续强孤注一掷的方向仍旧是房地产主业,千亿银亿或许早已经站在中国房企百强之列。

  转型之痛,痛彻心扉,但前赴后继的并非熊续强一人。回看今日,同样意图靠汽车迈向更广阔天地的,还有恒大和宝能,两家地产资本大鳄。

  只是浅水如何负大舟,地产商转型前应有此一问。中国中小房企的经营和试验不容许错判,从来没有轻舟,只有万重山。

  穿布鞋登山是艰难的,脚趾流血和身上流汗是意料之中,但也是翻越不得不付出的代价。经此一役,熊续强应知晓江湖风波多,出门需多作准备。

编辑:房产 本文来源:银亿熊续强:宁知世上有风